中國澳門(mén)離岸業(yè)務(wù)法令(全文)

95商服網(wǎng)  ?  ? 來(lái)源:www.1039spanishoaksblvd.com  ? 關(guān)注:3057

鑒于澳門(mén)地區經(jīng)濟向第三產(chǎn)業(yè)發(fā)展之自然趨勢,以及本地之基礎設施,尤其在交通 及通訊方面之基礎設施之完善,故宜在本地區設立一國際貿易中心,以發(fā)展五月四 日第25/87/M 號法令所定之最初模式。 

因此,在金融活動(dòng)方面,不僅容許信用機構從事在上指之國際貿易中心內進(jìn)行之業(yè)務(wù),亦容許其他金融機構、金融中介人及保險人從事此業(yè)務(wù);使經(jīng)濟參與人能申請 設立住所設在本地區之機構,專(zhuān)門(mén)在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營(yíng)運;容許住所設在本地區之企業(yè)透過(guò)其附屬機構在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營(yíng)運。
同時(shí),亦將具信托管理形式之財產(chǎn)管理納入“trust”之領(lǐng)域內,此一財產(chǎn)管理方式在其他法域內已廣泛發(fā)展。 此外,亦對商業(yè)服務(wù)機構及輔助服務(wù)機構之形式進(jìn)行規范,而后者與一般稱(chēng)為 “callcentre”及“backoffice”有所聯(lián)系。
基于此; 經(jīng)取得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之贊同意見(jiàn)后; 經(jīng)聽(tīng)取咨詢(xún)會(huì )意見(jiàn)后;總督使用八月九日3/99/k 號法律第一條所賦予之立法許可及根據《澳門(mén)組織章程》第十三條第三款之規定,命令制定在澳門(mén)地區具有法律效力之條文如下:
第一章 范圍及定義
第一條(范圍)
本法規訂定適用于離岸業(yè)務(wù)之法律制度。
第二條 (定義)
為著(zhù)產(chǎn)生本法規之效力,下列各詞之定義為:
a)離岸業(yè)務(wù):透過(guò)以非澳門(mén)幣之貨幣為單位之交易活動(dòng),單純與非 居民進(jìn)行對象為澳門(mén)地  區以外之市場(chǎng)之經(jīng)濟活動(dòng);
b)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根據本法規之規定獲許可在澳門(mén)地區營(yíng)運之離岸機構及該等離岸機構在澳門(mén)地區從事之業(yè)務(wù);
c)離岸機構:從事離岸業(yè)務(wù)之具有或不具有法律人格之機構;
d)離岸附屬機構:按本地區之法律設立且具本身法律人格之離岸機構,其控制權系由另一機構透過(guò)在其資本內出資,又或透過(guò)章程或合同規定而掌握;
e)離岸分支機構:構成一住所設在本地區以外之機構在本地區之場(chǎng)所且不具有法律人格之離岸機構;
f)離岸金融機構(葡文縮寫(xiě)為IFO):根據本法規之規定獲許可從事金融業(yè)務(wù)之離岸機構, 所指金融業(yè)務(wù)包括銀行、保險、再保險及控制保險之業(yè)務(wù),并包括慣常及為營(yíng)利目的進(jìn)行七月五日第32/93/k 號法令核準之《金融體系法律制度》(葡文縮寫(xiě)為RJSF)第十七條所指之交易活動(dòng)之業(yè)務(wù);
g)離岸商業(yè)服務(wù)機構:從事由總督以公布于《政府公報》之批示核準之表內所指之任一業(yè)務(wù)之離岸機構;
h)離岸輔助服務(wù)機構:住所設在本地區以外之機構之離岸附屬機構或離岸分支機構,其所營(yíng)事業(yè)系專(zhuān)門(mén)向其所屬或其所在之機構提供由總督以公布于《政府公報》之批示核準之表內所指之任一輔助服務(wù);
i)居民:擁有澳門(mén)居民身分證之自然人,以及為本地區外匯制度之效力而應被視為居民之一切人或實(shí)體,但離岸機構本身除外;
j)所屬?lài)一虻貐^:擬在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開(kāi)設金融分支機構,又或擬 控制在澳門(mén)設立之離岸金融附屬機構之信用機構、金融機構、金融中介人、保險人或再保險人取得許可之國家或地區;
l)控制保險公司:所營(yíng)事業(yè)系專(zhuān)門(mén)替控制其及/或受其控制之公司承擔風(fēng)險之保險人;
m)離岸信托管理:在下列情況下進(jìn)行之管理及處分性質(zhì)之業(yè)務(wù):
i)由獲許可在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營(yíng)運之稱(chēng)為信托管理人之法人所從事之管理及處分性質(zhì)之業(yè)務(wù);
ii)就稱(chēng)為信托財產(chǎn)之一項確定財產(chǎn)所從事之管理及處分性質(zhì)之業(yè)務(wù),而該財產(chǎn)系由稱(chēng)為創(chuàng )立人之法律上屬非居民之人,透過(guò)生前或死因行為而移轉予信托管理人及由該管理人控制;
iii)為達某特定目的,又或為一名或一名以上受益人之利益而從事之管理及處分性質(zhì)之業(yè)務(wù);該受益人得為創(chuàng )立人本人、信托管理人或 屬非居民之第三人。
第二章一般規定
第三條(預先許可)
根據本法規之規定,擬從事離岸業(yè)務(wù)者,須預先取得許可。
第四條(許可及禁止從事之業(yè)務(wù))

一、許可在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從事下列經(jīng)濟業(yè)務(wù):
a)第二條. 項所指之金融業(yè)務(wù);
b)財產(chǎn)之信托管理;
c)第二條g項所指之表內所規定之商業(yè)業(yè)務(wù);
d)第二條h項所指之表內所規定之提供輔助服務(wù)之業(yè)務(wù)。
二、特別禁止離岸機構進(jìn)行下列活動(dòng),但對離岸機構之設立及運作屬必要者,不在此限:
a)與居民進(jìn)行交易活動(dòng),尤其屬取得、租賃或融資租賃位于本地區之不動(dòng)產(chǎn),給予貸款以進(jìn)行有關(guān)之取得、租賃或融資租賃,又或向居民提供擔保、票據保證或任何種類(lèi)之服務(wù);
b)進(jìn)行以澳門(mén)幣為單位之交易活動(dòng)。

第五條  (離岸機構之類(lèi)型)
一、僅接受屬下列類(lèi)型之離岸機構,但另有規定者除外:
a)按本地區法律設立之公司;
b)在本地區以外設立之機構之分支機構。
二、屬公司形式之離岸機構,得以任何數目之股東設立及存續。

第六條 (會(huì )計)
離岸機構必須具備按普遍接受之會(huì )計原則而組織之會(huì )計,倘適用時(shí),須遵守為有關(guān)離岸部門(mén)而定之制度
第七條  (對所進(jìn)行之交易活動(dòng)之擔保)
獲許可開(kāi)設離岸分支機構之機構,須對該分支機構進(jìn)行之交易活動(dòng)負連帶責任。
第八條  (管理權)

一、離岸分支機構之行政管理機關(guān)、領(lǐng)導機關(guān)或管理機關(guān)應具有決定及領(lǐng)導有關(guān)業(yè)務(wù)之權力,且具有與澳門(mén)政府及其他公共實(shí)體,又或與第三人處理并確定解決關(guān)于離岸分支機構之一切事務(wù)之權力。
二、上款所指之權力必須包括接受法院傳喚之權力,且包括在任何爭議中作出自認、放棄及和解之權力
第九條  (運作地點(diǎn))
每一離岸機構應透過(guò)獨一場(chǎng)所在本地區運作,不得開(kāi)設代辦處或同性質(zhì)之其他代表實(shí)體。
第十條 (正式語(yǔ)文之使用)
一、離岸機構必須具備之登記及其遞交予總督之申請書(shū),均應以本地區之正式語(yǔ)文書(shū)寫(xiě),但其他申請書(shū)、應附于申請書(shū)之數據及記賬簿冊,均可用英文書(shū)寫(xiě)。
二、如利害關(guān)系人向接收有關(guān)文件之實(shí)體支付所定之翻譯費用,則原應以任一正式語(yǔ)文書(shū)寫(xiě)之文件亦可用英文書(shū)寫(xiě)。
第十一條 (社會(huì )保障制度)
根據本地區之現行法例,同離岸機構提供服務(wù)之雇員及相關(guān)之雇主實(shí)體,均受社會(huì )保障之一般制度約束
第十二條 (稅務(wù)制度)
一、獲許可在澳門(mén)地區營(yíng)運之離岸機構享有下列優(yōu)惠:
a)豁免從事離岸業(yè)務(wù)時(shí)獲得之收益之所得補充稅;
b)豁免營(yíng)業(yè)稅;
c)以無(wú)償方式移轉將專(zhuān)門(mén)撥予從事離岸業(yè)務(wù)之用之動(dòng)產(chǎn)或不動(dòng)產(chǎn),豁免繼承贈與稅;
d)以有償方式移轉將專(zhuān)門(mén)用作從事離岸業(yè)務(wù)之不動(dòng)產(chǎn),豁免物業(yè)轉移稅;
e)豁免與下列者有關(guān)之印花稅:
i)關(guān)于離岸風(fēng)險之保險單;
ii)因從事離岸業(yè)務(wù)而與住所非設在本地區之實(shí)體訂立之合同;
iii)適用. 項所指豁免之生前贈與;
iv)在離岸業(yè)務(wù)范圍內進(jìn)行之銀行交易活動(dòng);
v)離岸機構之設立,以及該等機構之公司資本之增加。
二、根據上款a項之規定享有稅務(wù)豁免之離岸機構,其在本地區獲取之收益如單純源自離岸業(yè)務(wù)者,得免除提交《所得補充稅章程》所指之聲明。
三、第一款b項之規定不免除離岸機構履行《營(yíng)業(yè)稅章程》第八條及第九條所之義務(wù)。
四、如有關(guān)資產(chǎn)自給予豁免之日起五年內不再屬于專(zhuān)門(mén)撥予從事離岸業(yè)務(wù)之用,則第一款c 項及d 項所指豁免無(wú)效,并須繳納未繳之稅。
五、根據適用之法律規定而獲許可在本地區定居之離岸機構領(lǐng)導人員及專(zhuān)門(mén)技術(shù)人員,自在澳門(mén)開(kāi)始其職業(yè)活動(dòng)起至第三年之十二月三十一日,獲豁免與離岸機構向其發(fā)放之工資有關(guān)之職業(yè)稅。
第十三條 (許可之通知)
根據本法規之規定而有權限組成許可卷宗之實(shí)體,須就其給予在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營(yíng)運之許可通知財政司。
第十四條 (設立費及運作費)
一、在澳門(mén)地區營(yíng)運之離岸機構,須繳交一項設立費及每半年繳交一次運作費。
二、設立費及運作費之金額及/或限度,須在總督以公布于《政府公報》之批示核準之表內定出。
三、在許可設立離岸機構之行為中,須定出設立費,但須考慮離岸機構擬開(kāi)展業(yè)務(wù)之范疇,以及第二款所指之表內所定之限度。
四、設立費須在有關(guān)業(yè)務(wù)開(kāi)展前繳交。
五、視乎許可設立離岸機構之行為于上半年或下半年作出而分別在一月份或七月份繳交過(guò)去半年之運作費
六、在從事業(yè)務(wù)之首年及終止業(yè)務(wù)之年,運作費系按相關(guān)之半年內從事業(yè)務(wù)之月數之比例繳交;屬終止業(yè)務(wù)之情況,運作費系在業(yè)務(wù)終止之翌月繳交。
七、設立費及運作費構成有權限組成許可卷宗之實(shí)體之收入。
八、許可之失效或廢止既不導致歸還已繳交之費用,亦不導致不須繳交應繳之費用。
第十五條 (行為規則及行為守則)
一、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葡文縮寫(xiě)為AMCM)及澳門(mén)貿易及投資促進(jìn)局(葡文縮寫(xiě)為IPIM)得在各自之權限范圍內,以通告訂定離岸機構在從事業(yè)務(wù)時(shí)須遵守 之行為規則。
二、由離岸機構之代表團體制定之行為守則,須經(jīng)上款所指之實(shí)體按各自之權限范圍核準。
三、上兩款所指之通告及行為守則,須公布于《政府公報》。
第三章 離岸金融業(yè)務(wù)
第一節 要件
第十六條
(在本地區設立之機構)  第五條第一款. 項所指之離岸金融機構,必須屬股份有限公司形式,且其記名股票 之比例不應少于51%。
第十七條 附屬機構之特別要件)
一、離岸金融附屬機構之設立及運作之特別要件為:
a)所持公司資本不少于法律對獲許可與居民進(jìn)行交易活動(dòng)之同性質(zhì)機構所要求之公司資本之一半;
b)由一家所持公司資本不少于法律對獲許可與居民進(jìn)行交易活動(dòng)之同性質(zhì)機構所要求之公司資本之金融機構,在離岸金融附屬機構之公司資本中占多 數出資額;
c)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須事先收到由所屬?lài)一虻貐^之監管當局發(fā)出之通知,其內須載明離岸金融附屬機構負責人之身分數據、擬在澳門(mén)進(jìn)行之交易活動(dòng)種類(lèi),以及須確認此等交易活動(dòng)系包括在所屬?lài)一虻貐^負責監管離 岸金融附屬機構之許可內。
二、上款. 項所指之要件不適用于住所設在本地區之金融機構之附屬機構。
第十八條 (分支機構之特別要件)
離岸金融分支機構之開(kāi)設及運作之特別要件為:
a)有關(guān)離岸金融機構之住所設在本地區以外之地方,且所持公司資本不少 于法律對獲許可與居民進(jìn)行交易活動(dòng)之同性質(zhì)機構所要求之公司資本;
b)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須事先收到由所屬?lài)一虻貐^之監管當局發(fā)出之通知,其內須載明離岸分支機構負責人之身分數據、擬在澳門(mén)進(jìn)行之交易活動(dòng)種類(lèi),以及須確認此等交易活動(dòng)系包括在所屬?lài)一虻貐^之有關(guān)機構之許可內。
第十九條 (資金之分配)
一、在本地區,離岸附屬機構應將相應于第十七條第一款a項所指最低公司資本之一半之金額,長(cháng)期投放于由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以通告訂定之特定資產(chǎn)類(lèi)別。
二、離岸分支機構無(wú)須進(jìn)行資金分配。
第二十條(商業(yè)名稱(chēng))
除其他法定要求外,離岸金融機構之商業(yè)名稱(chēng)中視乎情況而須包含“offshore de Macau”(“澳門(mén)離岸機構”)、“subsidiária offshore de Macau”(“澳門(mén)離 岸附屬機構”)或“sucursal offshore de Macau”(“澳門(mén)離岸分支機構”)之 詞語(yǔ),并須將之載于機構之所有文件及函件上,以及在機構之設施內展示。
第二十一條 (管理)
離岸金融機構之行政管理機關(guān)、領(lǐng)導機關(guān)或管理機關(guān)應最少由三名被認為具適當資格之人組成,其中最少一人為具有擔任職務(wù)所需之適當能力及經(jīng)驗之本地區居民。
第二節 卷宗
第二十二條(申請之組成)
一、設立或開(kāi)設離岸金融機構之申請書(shū)須遞交予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并由普通法或特別法對該類(lèi)機構要求之資料所組成。
二、如出現下列情況,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須在收到申請書(shū)后八個(gè)工作日內以最快捷之方式將有關(guān)事宜通知利害關(guān)系人,但不影響日后以書(shū)面方式作出確認:
a)申請書(shū)或附同文件內出現可予補正之缺漏及/或不符合規定之處;
b)審查申請書(shū)所需之補充資料及/或解釋。
第二十三條 (權限及決定)
一、總督有權限根據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之意見(jiàn),許可設立及開(kāi)設離岸金融機構。
二、決定以訓令形式作出,且須在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收到申請書(shū)之日起四十五日內將決定通知利害關(guān)系人;如需履行上條第二款之要求,則須在履行之日起四十五日內作出通知。
三、如無(wú)就決定作出通知,又或有需要中止作出決定直至收到第十七條. 項及第十八條. 項所指之通知,則推定默示駁回有關(guān)申請。
四、在作出許可時(shí),須查證行政管理機關(guān)、領(lǐng)導機關(guān)或管理機關(guān)之據位人在具適當資格方面是否符合要件
五、在作出許可時(shí),得訂定離岸金融機構所從事之業(yè)務(wù)或交易活動(dòng)之條件。
第二十四條(特別登記)
一、要求在《金融體系法律制度》第三十六條所指之特別登記中作出登錄之申請,須附同證明已履行法定手續之資料,倘適用時(shí),尚須附同證明已履行許可批示內規定之條件之資料。
二、相應適用第二十二條第二款之規定。
第二十五條 (通知)
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在收到要求作出特別登記之申請之日起五個(gè)工作日內,須將就該申請作出之決定通知利害關(guān)系人;如需補正缺漏或不符合規范之處,則在補正之日起五個(gè)工作日內作出有關(guān)通知。
第三節
其他規定
第二十六條(許可進(jìn)行之交易活動(dòng))
一、離岸金融機構得進(jìn)行其所屬機構類(lèi)型固有之交易活動(dòng),只要該等交易活動(dòng)包括在其所營(yíng)事業(yè)內,而作出許可之訓令無(wú)特別禁止其進(jìn)行該等交易活動(dòng),且該等交易活動(dòng)并不抵觸本地區之法律。
二、總督得按個(gè)別情況例外許可離岸金融機構向居民貸款或提供擔保,只要交易活動(dòng)之標的為對本地區具重大利益之建設。
三、貨幣暨匯兌監理署得以通告規定離岸金融機構將進(jìn)行之某種交易活動(dòng)須具有最低價(jià)值。
第二十七條 (控制保險公司)
控制保險公司應遵守特定之謹慎經(jīng)營(yíng)規則及由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以通告訂定之其他規范。

第二十八條 (適用之法律)
離岸金融機構受本法規之規定約束,且受《金融體系法律制度》及適用于離岸金融機構所屬機構類(lèi)型之法律規定及規章性規定中不抵觸本法規之部分約束。
第二十九條 (監管)
一、離岸金融機構系由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按該等機構所從事之業(yè)務(wù)而根據《金融體系法律制度》或規范保險業(yè)務(wù)之法規之一般規定加以監管。
二、離岸金融機構獲豁免繳交監察費。
第四章 離岸信托管理
第一節 信托管理機構
第三十條 (業(yè)務(wù)之開(kāi)展)
信托管理機構根據本章之規定開(kāi)展業(yè)務(wù),須提供擔保并繳交設立費。
第三十一條 (許可——權限及前提)
許可系由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發(fā)出,但僅以已遵守法定要件且不存在能顯示出有下列任一情況之跡象之事實(shí)為限:
a)申請人不具備適當資格或缺乏技術(shù)上之能力;
b)意圖利用信托管理隱瞞不法之法律行為,又或隱瞞以不法方式獲得或持有之資產(chǎn)或物品。
第三十二條 (商業(yè)名稱(chēng))
信托管理機構應視乎情況而在其商業(yè)名稱(chēng)中采用“trust”、“trustcompany”或“trustbranch”之詞語(yǔ),并須將之載于有關(guān)信托管理機構之所有文件及函件上,以及在機構之設施內展示。
第三十三條 (信托管理機構之類(lèi)型)
一、屬第五條第一款所指類(lèi)型或作為財團之信托管理機構,均被接納。
二、屬公司形式之信托管理機構,應視乎情況而須持有下列最低公司資本:
a)澳門(mén)幣1,000,000.00 元——如信托管理機構所營(yíng)事業(yè)為管理兩項或兩項以上之信托財產(chǎn);
b)澳門(mén)幣100,000.00 元——如信托管理機構所營(yíng)事業(yè)為管理獨一項信托財
產(chǎn)。
三、屬上款. 項所指之情況者,離岸機構系以有限公司之形式設立。
第三十四條 (自有資金)
貨幣暨匯兌監理署得以通告定出以股份有限公司形式設立之信托管理機構須持有之自有資金之最低限度。
第三十五條 (監察機關(guān))
不論離岸信托管理公司之公司資本額多少,離岸信托管理公司得在設立公司之文件中采用獨任監事制度,只要該獨任監事為澳門(mén)居民。
第三十六條 (管理原則)
信托管理公司應以慎重及有序之管理人應有之熱心及勤謹之態(tài)度從事其業(yè)務(wù)。
第三十七條 (賬目之監察)
信托管理公司應將每一營(yíng)業(yè)期之報告及賬目,連同相應之審計或監察意見(jiàn)書(shū)送交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
第三十八條 (申請之組成)
一、申請書(shū)須向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遞交,且由下列數據組成:
a)申請人之完整身分數據;
b)審定或將審定公司或分支機構會(huì )計之會(huì )計核數師或會(huì )計核數師公司之聲明;
c)倘適用之設立公司之文件擬本。
二、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得要求申請人及其他公共實(shí)體提供為適當審查有關(guān)申請而認為有需要之附加數據,尤其關(guān)于申請人之適當資格及技術(shù)能力之數據。
第三十九條 (決定)
一、在收到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或在申請人提供按上條第二款之規定要求之附加數據之日起三十日內,須將決定通知申請人。
二、許可批示除列明倘規定之條件外,亦須列明擔保、設立費及運作費之金額。
第四十條 (擔保)
一、擔保系用作確保信托管理機構準確并及時(shí)履行其所承擔之義務(wù)。
二、如信托管理機構不履行其義務(wù),則接受擔保之實(shí)體得動(dòng)用該擔保而無(wú)需辦理任何手續。
三、擔保系視乎信托管理機構之選擇而以現金存款、銀行擔?;虮kU擔保之方式而提供;該擔保得由接受擔保之實(shí)體處分,直至該實(shí)體以書(shū)面方式將擔保之取消通知擔保實(shí)體為止。
四、如擔保系用作確保一分支機構之交易活動(dòng),則該擔保應以分支機構所屬之機構之名義發(fā)出。
第四十一條 (許可之失效)
如申請人明示放棄離岸信托管理機構之運作許可,又或信托管理機構處于下列任一情況,則有關(guān)運作許可失效:
a)就許可批示作出通知起六個(gè)月內仍未設立、未開(kāi)設或未開(kāi)展其業(yè)務(wù);
b)在一年內連續或間斷不進(jìn)行任何信托財產(chǎn)之管理逾六個(gè)月;
c)信托管理被取消;
d)由確定判決勒令遷出其設施;但在勒遷起三個(gè)月內搬往新設施者,不在此限;
e)被解散。
第四十二條 (許可之廢止)
一、出現下列任一情況時(shí),廢止離岸信托管理機構之運作許可:
a)藉虛假聲明或其他不法手段而取得許可;
b)在所定之期限內不繳交運作費;
c)重復違反本法規所規定之義務(wù)或第十五條所指之行為規則;
d)不遵守就最低公司資本所定之要件;
e)不具備有組織之會(huì )計;
f)證實(shí)出現第三十一條所指之任一事實(shí);
g)基于可歸責于管理機關(guān)或其任一行政管理機關(guān)成員之原因而第三次被廢止設定信托管理住所之行為;
h)基于信托管理人之任一行政管理機關(guān)成員之故意行為,而被廢止設定信托管理住所之行為,但以有關(guān)成員未被解任為限。
二、為上款. 項之效力,如在兩年或不足兩年內實(shí)施三次性質(zhì)相同或五次不論性
質(zhì)為何之違法行為者,均視為重復違反。
三、除經(jīng)合理解釋之例外情況外,須將廢止許可之意向預先通知有關(guān)機構,該機構在五個(gè)工作日內得提出其認為對勸阻廢止許可一事所需之陳述。
四、在就廢止許可之決定而提起之上訴中,于提出反證前,推定中止有關(guān)決定之效力將嚴重損害公共利益
五、不論廢止許可之依據為何,廢止許可導致離岸信托管理機構之解散及清算。
第二節 信托管理
第四十三條 (信托管理之確認及適用于信托管理之法律)
在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之范圍內,按容許信托管理制度之澳門(mén)以外之法區之法律所創(chuàng )立之信托管埋,只要符合本法規之規定,均獲認可。
第四十四條 (要件)
離岸信托管理之認可,取決于創(chuàng )立有關(guān)信托管理之行為之形式及內容是否符合所規定之要件,且須同時(shí)符合下列要件:
a)作為信托管理標的之業(yè)務(wù)非為金融業(yè)務(wù);
b)信托管理人為根據本法規之規定獲許可之公司或分支機構;
c)撥予信托財產(chǎn)之收益系來(lái)自本地區以外之地方,又或來(lái)自離岸金融機構所取得之存款或其他資源;
d)撥歸或支付予信托財產(chǎn)或管理受益人之收益,系源自本地區以外之地方或源自上項所指機構之業(yè)務(wù);
e)信托財產(chǎn)不包括位于本地區之不動(dòng)產(chǎn);
f)管理之標的非屬事實(shí)上及法律上不能實(shí)現、非違反本地區之法律、非不可確定,以及非違背公共秩序或善良風(fēng)俗。
第四十五條 (形式)
一、創(chuàng )立信托管理之行為應以書(shū)面形式作出并經(jīng)創(chuàng )立人簽署。
二、有關(guān)簽名應當場(chǎng)認定;如創(chuàng )立信托管理之行為在本地區以外之地方進(jìn)行,則有關(guān)簽名應按規范信托管理之法律所定之形式認證。
三、由信托管理人負責證明已遵守上款最后部分所指之形式要件或證明不可能要求遵守該要件。
第四十六條 (強制性?xún)热荩?
創(chuàng )立信托管理之文書(shū)必須載明:
a)創(chuàng )立人、信托管理人及受益人之完整認別數據,而受益人或某類(lèi)受益人之認別數據得透過(guò)能認別該等受益人之條件說(shuō)明代替;
b)創(chuàng )立信托管理之意愿之明示聲明;
c)規范信托管理之法律之明示指定;
d)信托管理之宗旨,以及模式或種類(lèi);
e)為識別被信托管理之財產(chǎn)而賦予該財產(chǎn)之名稱(chēng);
f)組成信托財產(chǎn)之資產(chǎn)之識別數據及描述;
g)組成信托財產(chǎn)之資產(chǎn)之分類(lèi)及分配;
h)信托管理人之任用、免職及解任程序,以及彼等擔任職務(wù)及移轉職務(wù)所需之要件;
i)如屬由多人負責管理之情況,必須載明彼此間之權利及義務(wù);
j)信托管理人及受益人間之關(guān)系,包括信托管理人對受益人之個(gè)人責任;
l)賦予信托管理人為信托財產(chǎn)取得資產(chǎn)、管理及處分組成信托財產(chǎn)之資產(chǎn)或在該等財產(chǎn)之上設定負擔之權力,并須特別指明在何種方式下信托管理人得以收益進(jìn)行投資及成立儲備;
m)信托管理人提交管理賬目之義務(wù);
n)創(chuàng )立信托管理之日期及地點(diǎn);
o)信托管理之存續期,該期間不得超過(guò)九十九年。
第四十七條 (其他條款)
一、除規范創(chuàng )立信托管理之文書(shū)之法律規定所容許之其他條款外,創(chuàng )立信托管理之文書(shū)尚得載明:
a)信托管理人及受益人之代任人之指定,即使僅載有簡(jiǎn)單之認別數據;
b)信托財產(chǎn)內之收益累積之規則及限制;
c)提具一項保留,該保留為創(chuàng )立人得決定以另一屬不同法區之法律,代替適用于管理或適用于一可被分離之管理組成部分之法律。
二、作為受益人并具受益人身分之創(chuàng )立人就若干特權提具保留,或作為受益人并具受益人身分之信托管理人對若干權利之行使,均不抵觸信托管理之有效性。
三、除有與規范信托管理之法律相反之規定外,創(chuàng )立信托管理之文書(shū)得指定采用仲裁方式,排解創(chuàng )立人、信托管理人與受益人間及/或信托管理人與第三人間所產(chǎn)生之問(wèn)題。
四、如無(wú)上款所指之條款,則澳門(mén)普通管轄法院具管轄權。
第四十八條 (信托管理人之義務(wù))
信托管理人尤其有義務(wù):
a)保持信托財產(chǎn)、財產(chǎn)管理人本身之財產(chǎn)及第三人之財產(chǎn)完全分離;
b)根據創(chuàng )立文書(shū)及規范創(chuàng )立文書(shū)之法律規定,管理或處分信托財產(chǎn);
c)就管理及處分信托財產(chǎn)之行為提交賬目;
d)確保支付在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設定信托管理之住所而須繳交之費用;
e)將關(guān)于組成信托財產(chǎn)之資產(chǎn)之憑證保持由其本人或其代表掌管。
第四十九條 (拒絕及廢止為信托管理設定住所之行為)
不遵守第四十四條至第四十六條所指之要件,構成拒絕或廢止在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為信托管理設定住所之行為
第三節 設定信托管理之住所及信托管理之登記
第五十條 (設定住所)
一、在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為信托管理設定住所,須繳交第十四條第一款所指之表內訂定之費用;此費用須在作出設立信托管理之登記行為時(shí)及在隨后每年之一月份繳交。
二、第十四條關(guān)于運作費之規定經(jīng)作出必要配合后,相應適用于設定住所費。
三、設定住所費構成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之收入。
四、信托管理之取消既不導致歸還已繳交之費用,亦不導致不須繳交應繳之費用。
第五十一條 (權限)
許可設定住所屬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之權限。
第五十二條 (須登記之行為)
如離岸信托管理之存續期超過(guò)一年,須就該離岸信托管理之設立、變更及取消之行為進(jìn)行商業(yè)登記。
第五十三條 (有權限之登記局及手續費)
一、澳門(mén)商業(yè)及汽車(chē)登記局有權限就上條所指之行為進(jìn)行登記。
二、因登記設立離岸信托管理之行為而須繳交之手續費系以訓令訂定。
三、因登記變更或取消離岸信托管理之行為而須繳交之手續費,相等于根據上款之規定所定金額之一半。
第五十四條 (登記之義務(wù)及登記之期限)
有關(guān)登記應在下列期限內申請:
a)如屬創(chuàng )立信托管理之行為,應在簽署有關(guān)創(chuàng )立文件之日起六個(gè)月內申請;
b)如屬變更或取消信托管理之行為,應在取得有關(guān)憑證之日起三個(gè)月內申請。
第五十五條 (設立之登記)
一、設立信托管理之登記系根據商業(yè)登記專(zhuān)有制度之規定進(jìn)行,且須載明下列數據:
a)賦予信托財產(chǎn)之名稱(chēng)及信托財產(chǎn)之識別資料;
b)設立信托管理之日期及倘已確定之信托管理之存續期;
c)信托管理之標的及種類(lèi);
d)規范信托管理之法律;
e)組成信托財產(chǎn)之資產(chǎn);
f)信托管理人之商業(yè)名稱(chēng)及法人住所;
g)賦予信托管理人之處分權及管理權;
h)與提供賬目及收益累積有關(guān)之規則,以及倘有之適用條件及限制。
二、項所指資產(chǎn)得列入存放于澳門(mén)商業(yè)及汽車(chē)登記局之檔案內之目錄,并須在有關(guān)登記內說(shuō)明該目錄。
三、已根據本節之規定進(jìn)行之登記,不免除信托管理人須進(jìn)行法律要求之與特定動(dòng)產(chǎn)有關(guān)之其他登記,尤其關(guān)于機動(dòng)車(chē)輛、船舶及航空器之登記。
四、組成信托財產(chǎn)之動(dòng)產(chǎn),以及按上款之規定而必須作為其他登記之標的之動(dòng)產(chǎn),均須以信托管理人之名義及身分登記。
第五十六條 (正當性)
一、下列者亦有申請登記第五十二條所指事實(shí)之正當性:
a)信托管理人;
b)創(chuàng )立人;
c)受益人;
d)根據規范信托管理之法律屬有資格進(jìn)行登記之其他人。
二、檢察院及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亦有正當性申請登記因廢止為信托管理設定住所之行為或因經(jīng)法院撤銷(xiāo)而導致之信托管理之取消。
三、由上款所指實(shí)體促使進(jìn)行之取消信托管理之登記獲豁免繳交手續費。
第五十七條 (補充法律)
與商業(yè)登記有關(guān)之一般規定,如不抵觸離岸信托管理之塑造原則,經(jīng)作出必要之配合后,補充適用于本法規規定之登記。
第四節 其他規定
第五十八條 (保障)
對于設立、變更或取消信托管理之行為,以及對于移轉或轉讓組成信托財產(chǎn)之資產(chǎn)之行為,又或在該資產(chǎn)上設定負擔之行為,創(chuàng )立人、管理人及管理之受益人享有下列保障:
a)對所投資之資金匯回來(lái)源國或地區之自由;
b)轉移與商業(yè)活動(dòng)有關(guān)之款項之自由;
c)在資金輸入方面不受限制。
第五十九條(保密)
一、信托管理之創(chuàng )立人及受益人之名稱(chēng)均須保密,且僅得在執行司法裁判時(shí)揭露。

二、違反上款之規定,導致科處就違反《金融體系法律制度》定出之職業(yè)保密所規定之處罰。
第六十條 (本地區以外法院之判決之執行力)
對于由非屬本地區司法體系之法院作出之以組成信托財產(chǎn)之資產(chǎn)為標的之判決,如其執行系涉及褫奪信托管理人之權力者,則僅在該判決系基于下列任一依據而作出時(shí),方可執行:
a)根據澳門(mén)法律,創(chuàng )立人之行為可符合一罪狀;
b)根據創(chuàng )立人所適用之屬人法,創(chuàng )立人在創(chuàng )立信托財產(chǎn)之日為無(wú)能力者;
c)因侵犯創(chuàng )立人人身自由之犯罪而令創(chuàng )立人創(chuàng )立信托財產(chǎn)之事實(shí)。
第五章 提供離岸商業(yè)及輔助服務(wù)之業(yè)務(wù)
第六十一條 (業(yè)務(wù)之開(kāi)展)
離岸商業(yè)服務(wù)機構及輔助服務(wù)機構開(kāi)展業(yè)務(wù),須繳交一項設立費。
第六十二條 (許可——權限及前提)
許可系由澳門(mén)貿易及投資促進(jìn)局發(fā)出,只要不存在能顯示出意圖利用離岸活動(dòng)隱瞞不法之法律行為,又或隱瞞以不法方式獲得或持有之資產(chǎn)或物品之跡象之事實(shí)。
第六十三條 (公司資本)
屬公司形式之離岸商業(yè)服務(wù)機構及輔助服務(wù)機構,應以根據商法之規定所要求之最低公司資本設立及存續
第六十四條 (商業(yè)名稱(chēng))
一、除一般法所規定之其他要求外,離岸商業(yè)服務(wù)機構及輔助服務(wù)機構之商業(yè)名稱(chēng)中視乎情況而須包含“comercial off shore de Macau”(“澳門(mén)離岸商業(yè)服務(wù)”)或“auxiliary off shore de Macau”(“澳門(mén)離岸輔助服務(wù)”)之詞語(yǔ), 并須將之載于機構之所有文件及函件上,以及在機構之設施內展示。
二、離岸商業(yè)服務(wù)機構得在其文件及函件上采用“Inter-national Business Company”一詞或其簡(jiǎn)稱(chēng)“IBC”。
第六十五條 (特別禁止之交易活動(dòng))
一、特別禁止離岸商業(yè)服務(wù)機構及輔助服務(wù)機構進(jìn)行由法律保留予信用機構、金融公司、金融中介人及保險人之交易活動(dòng)。
二、特別禁止離岸輔助服務(wù)機構向本身作為其附屬機構或分支機構之機構以外之他人提供服務(wù)。
第六十六條 (賬目之監察)
離岸商業(yè)服務(wù)機構及輔助服務(wù)機構應將每一營(yíng)業(yè)期之報告及賬目,連同相應之審計報告送交澳門(mén)貿易及投資促進(jìn)局。
第六十七條 (許可之失效)
出現第四十一條所規定之任一情況時(shí),離岸商業(yè)服務(wù)機構及輔助服務(wù)機構之設立及運作之許可失效。
第六十八條(許可之廢止)
出現第四十二條第一款. 項至. 項所規定之任一情況時(shí),廢止離岸商業(yè)服務(wù)機構及輔助服務(wù)機構之設立及運作許可,且相應適用同條第二款至第五款之規定。
第六十九條 (準用)
第三十五條、第三十八條及第三十九條經(jīng)作出必要之配合后,相應適用于離岸商業(yè)服務(wù)機構及輔助服務(wù)機構。
第六章 處罰
第七十條 (違法行為)
一、下列情況如不應視作更嚴重之違法行為,則屬行政違法行為,且可科處下列罰款:
a)未經(jīng)許可而從事本法規第五章所指離岸業(yè)務(wù),科澳門(mén)幣100,000.00元至500,000.00元之罰款;
b)本法規第五章規范之離岸機構進(jìn)行特別禁止其進(jìn)行之交易活動(dòng),科澳門(mén)幣
75,000.00元至300,000.00元之罰款;
c)顯示并未符合所定之要件而開(kāi)展本法規第五章所指之離岸業(yè)務(wù),科澳門(mén)幣
50,000.00元至200,000.00元之罰款:
d)本法規第五章規范之離岸機構不履行第五條、第九條、第十條、第二十條、第六十四條及第六十六條所規定之義務(wù),以及不遵守第十五條所指之行為規則,科澳門(mén)幣20,000.00元至100,000.00元之罰款;
e)不履行第五十四條所規定之義務(wù),科澳門(mén)幣1,000.00元至5,000.00元之罰
款。
二、繳納因上款. 項至. 項所指之違法行為而須繳之罰款,不免除違法者繳納一切可征收之稅項。
第七十一條 (權限)
一、澳門(mén)貿易及投資促進(jìn)局有權限就上條第一款. 項至é 項所指之違法行為科處罰款及組成處罰卷宗。
二、澳門(mén)商業(yè)及汽車(chē)登記局局長(cháng)有權限就上條第一款. 項所指之違法行為科處罰款及組成處罰卷宗。
三、組成上款所指之處罰卷宗時(shí),須遵守商業(yè)登記范疇之現行一般規定。
第七十二條 (罰款之繳納)
一、罰款須自接獲就處罰決定而作出之通知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二、如不在上款規定之期限自愿繳納罰款,須透過(guò)有權限實(shí)體按稅務(wù)執行程序之規定,以處罰決定之證明作為執行名義,進(jìn)行強制征收。
三、就處罰之科處,得向澳門(mén)行政法院提起上訴,而上訴具中止效力。
第七十三條 (罰款之歸屬)
根據本法規之規定所科處罰款之所得,構成本地區之收入。
第七十四條 (補充法律)
十月四日第52/99/m 號法令規定之制度及《金融體系法律制度》第四編第二章內不抵觸本法規之條文,適用于第七十條所指之行政上之違法行為。
第七十五條 (離岸金融機構——準用)
適用于離岸金融機構及信托管理公司之實(shí)質(zhì)及程序上之處罰制度,為《金融體系法律制度》第四編第二章所規定者。
第七章 過(guò)渡及最后規定
第七十六條 (紀錄)
一、為統計及監管之效力,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須設立一信息化之紀錄,其內載明獲許可在澳門(mén)離岸部門(mén)營(yíng)運之機構之商業(yè)名稱(chēng),以及其他屬重要之數據,并經(jīng)常更新該紀錄。
二、為確保上款所指紀錄之完整性,澳門(mén)貿易及投資促進(jìn)局須將其根據本法規之規定發(fā)出之許可通知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
三、澳門(mén)貨幣暨匯兌監理署須每三個(gè)月于《政府公報》公布獲許可之離岸機構之名單。
第七十七條 (與本法規之配合)
根據五月四日第25/87/m 號法令之規定獲許可在本地區營(yíng)運之機構,須在一年內就本法規之規定作出配合
第七十八條 (通告之公布)
根據本法規之規定由有權限實(shí)體發(fā)出之通告須公布于《政府公報》。
第七十九條 (廢止)
廢止一切與本法規之規定抵觸之法例,尤其廢止:
a)五月四日第25/87/m 號法令;
b)十二月二十八日第6/85/m 號法律;
c)七月五日第32/93/m 號法令第七條;
d)《營(yíng)業(yè)稅規章》表II——特別征稅表所載代號為“81.01.40——離岸銀行”之項目。
第八十條 (開(kāi)始生效)
本法規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日開(kāi)始生效。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核準
命令公布 總督  韋奇立

注冊離岸公司

注冊離岸公司

注冊離岸公司是指在世界的一些地區或國家,如英屬維爾京群島(BVI)、開(kāi)曼群島(CAYMANISLANDS)、紐埃島(NIUE)、巴哈馬群島(BAHAMAS)、塞舌爾群島(SEYCHELLES)、。。。

本文鏈接:http://www.1039spanishoaksblvd.com/article/5168.html(轉載請保留)